W. Daniel Hillis:万年钟

#88・
1.18K

subscribers

102

issues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with Revue’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Policy and understand that 笨方法实验室来信 will receive your email address.

笨方法实验室来信
「汉寿城边野草春,荒祠古墓对荆榛。」
1116 位读者,你们好,世上无难事,只怕笨方法。
这里是笨方法实验室出品的 newsletter,给你一份做事更健康更长久的检查清单。
————
W. Daniel Hillis,丹尼尔 · 希利斯,物理学家,计算机科学家,应用发明家、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客座教授。
一万年以后,你的飞船终于降落。
你来这里,是因为探测器显示,这个荒芜星球的某座山中埋有一个仍在活动的巨型金属装置。
你打开洞门,才发现这个装置没有 CPU、显示屏等高科技设备,它以昼夜热循环为动力,构造看似复杂,但作用相当简单,所有的设计仅为维持它能持续运转一万年。它是一个巨型时钟,这个星球秒针自转一次走一格,每一百次公转时钟走一格,每公转一千次报时一次。
这个时钟就在地球,且真实存在。
发起者 Danny Hillis 在 1986 年创立了超级计算机和人工智能公司 Thinking Machines 三年后,构想出万年钟项目。
1995 年,他正式发起万年钟计划,并在 1996 年创建 Long Now 基金会,旨在培养长期思维,鼓励在以一万年为时间尺度思考并解决问题。
Danny Hillis 将万年钟设计成为世界上运行速度最慢的计算机,试图建立一个代表长期思考模型的纪念碑,
他在《The Millennium Clock》中说:
我无法想象未来,但我关心它。
我知道我是某个故事的一部分,这个故事在我记事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并且在任何人都会记得我的时候还在继续。我感到到我活在一个重要的变革时代,我感到有责任确保这个变革的结果是好的。
我种下橡子,即使我知道我将永远无法活到收获橡子的那一天。
我想建立一个每年滴答一次的钟,它每一百年前进一格,每千年报时一次。
当你开始考虑建造那么长时间的东西时,真正的问题不是腐蚀和腐蚀,甚至不是电源。真正的问题是人。
如果某件东西对人们变得不重要了,它就会被拆成零件;如果它变得重要了,它就会变成一个符号,最终必须被销毁。从长远来看,唯一能够生存下去的方法就是用大而无价值的材料制作,比如巨石阵和金字塔,否则就会消失。死海古卷通过几千年的失落生存了下来。现在它们已经被定位并保存在博物馆里,它们可能已经注定要灭亡了。
Danny Hillis 在给自己及全人类提出一个大问题:我们如何理解时间?
万年钟是答案吗?
万年钟本身并不解决任何问题,它更像是一个人类力所能及的巨型金属符号,旨在践行一种乐观主义的文化价值与生活方式——坚信人类在一万年后仍将存在,以提醒人类以更大的文明尺度思考问题,怎样停止做损害未来的事情,怎样创建更健康更长久的项目,怎样在余生创造更多文明贡献。
P.S. 最初万年钟选址在内华达州,2011 年贝索斯捐赠 4200 万美元后,万年钟改建在克萨斯州,该地在贝索斯的蓝色起源太空站附近,目前仍在建设中。
参考资料
The 10,000-Year Clock: A Monument To Long-Term Thinking
The Clock of the Long Now - Long Now
The Millennium Clock - Long Now
The Enlightenment is Dead, Long Live the Entanglement - Long Now
The Clock of the Long Now on Vimeo
全球首富花3亿掏空大山塞进的万年钟,怎么走10000年? - 知乎
————
天下事有所激有所逼,而成者居半。何妨坚苦磨练,从善如流。
陈素封 谨上
本文使用卡片创作法写成,本邮件每周一与周四发送,免费订阅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笨方法实验室
笨方法实验室 @feat

《笨方法实验室来信》,给你一份做事更健康更长久的检查清单。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
笨方法实验室官网:www.HardWayLa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