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profile

「日课一卡」的本源在哪里?

笨方法实验室来信
「秋岸澄夕阴,火旻团朝露。」
1359 位读者,你们好,世上无难事,只怕笨方法。
这里是笨方法实验室🧪的第 142 封 newsletter,给你一份做事更健康更长久的🪐检查清单。
————
日课一卡,鼓励每日写一张卡片,以生活为内容,以卡片为容器,以此锻炼写作创造训练的基本功。
它并非只来自个人的经验总结,而有悠远的根基,继承自古代的「日课一诗」和「日课一文」。
日课一诗
日课一诗的天然形成
日课一诗,即每天写一首诗。诗歌在古人看来是有感而发,所谓「诗言志」,「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要求「情动于中而形于言」。
古人写诗,多是即兴创作,由外物激发内心,自然激荡而成,尤其是在旅途中,目睹水光山色,光景常新,就会诗情大发。
曾说出「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的谢灵运有一次去永嘉,短短 28 天的旅途,几乎每天写一首山水诗。而诗圣杜甫有一次去秦州,住了 3 个月,写了 95 首诗,也是平均每天一首,这种诗歌在时间与空间上紧密连续,具有日记与游记的效果。
谢灵运与杜甫的这种诗歌创作,发自内心热爱诗歌,是情感与景物碰撞的创作,属于日课一诗的自动激发,自然表达。
日课一诗的刻意练习
日课之所以称为日课,是有强烈的工具属性,毕竟不是所有人能够有谢灵运与杜甫那样的才情与能力。初学者想要掌握作诗方法,提高能力,自然要循序渐进,付出艰苦努力来填补天赋的不足。
元稹说过自己在二十岁之前曾经与友人「日课为诗」,写过几百首的诗歌,写到「习惯性灵,遂成病蔽……凡所对遇异于常者,则欲赋诗」,写诗已经形成习惯,甚至在常人看来是一种病态,看到想到什么事情都想用诗歌来表达。
做过日课一诗的还有白居易,他说「知我者以为诗仙,不知我者以为诗魔」。他坦言「二十已来,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不遑寝息矣,以至于口舌成疮,手肘成胝。」
日课一诗的正式提出
如果说元稹与白居易的日课一诗算是一种个人练习方法,到宋代梅尧臣已经发展成为一种引起公论的诗歌练习形式。
梅尧臣被成为宋诗的开山祖师,现存诗歌近三千首,诗歌创作最多的一年达 277 首。有一次,众人与梅尧臣一起坐船,看到他每天一首诗,就去偷偷观察记录,发现他睡觉吃饭游玩,都在思索吟诵,刚刚还坐着,忽然就走开去写小纸条上,写完就放进一个袋子里。后来他们偷偷拿出来看,发现纸条上都是诗句,有的是半首诗,有的只有一个字。每当要写诗时,他就会将里面可用的诗句援引过去。
到苏轼与友人陈传道讨论写诗的技艺,「日课一诗」这个说法才在文本中正式提出。
陈传道酷爱写诗,有一次曾一次寄 500 首诗歌给苏轼,苏轼早就发现陈师仲才华有限,但依然称赞并鼓励他日课一诗。苏轼在陈传道的信中说:「知日课一诗,甚善,此技虽高才,非甚习,不能工也,圣俞(梅尧臣)昔尝如此」。意思是,日课一诗非常好,即使有天分的人,例如梅尧臣,如果不多多练习,也不能做好。
苏轼认为「日课一诗」是一种技术,并将梅尧臣视作是践行日课一诗的代表,指出即使是才华出众的诗人也必须经过后天循序渐进的勤奋练习,才能写出精工的诗歌。苏轼的这个说法广为传播,扩大了「日课一诗」的名声,也提升了初学者、才情不足者的信心,让众多陈师仲般的普通诗人可以堂皇地日课一诗。
此后,日课一诗得到后人的积极响应,将日课一诗的冠名权归于梅尧臣。
日课一诗的杰出代表
后世日课一诗的杰出代表便是陆游。
陆游相当喜欢梅尧臣,称赞梅尧臣「天资卓伟,其于诗,非待学而工,然学亦无出其右者」,评价梅尧臣即使有天赋,但依然努力。所以,陆游践行日课一诗积极自觉,曾在 78 天写诗 100 首,甚至到了 82 岁,还能日均写作一首以上的诗歌。
有记载「放翁为南渡诗人大家,而年又最寿,日课一诗,至耄耋不懈,故其多不啻万首」,意思是,陆游作为诗人大家,又最长寿,还每天写一首诗,一直写到八十岁,诗歌数量超过一万首。
日课一文
中国的写作教育多随科举风向而变化,唐以诗为盛,至元明清为文。
元代的十日一文
在教育史上,将科举教学法系统总结并形诸著述的,首推元代程端礼为科举备考拟定的 《程氏家塾读书分年日程》。书中对各版块学习的时间分配进行详细的规划,初学者应「读看近经问文字九日,作一日。读看近经义文字九日,作一日。读看古赋九日,作一日。读看策九日,作一日。作他文皆然」等到文体谙熟,则「旋增作文日数」。
简单解释,就是初学者学习写作,按 10 日为一循环,先阅读 9 日,然后写作 1 日,然后再增加写作日数。
《程氏家塾读书分年日程》的意义在于,拟定了系统化的写作训练模式,其中很重要的便是十日作一文的日程。确实,这种系统刻意的训练方式满足了当时众多普通家庭希望孩子一举高中,改变一生的期望。
明清的日课一文
到明清时期,考生准备科考,沿用日课方法,更新升级,将十日作一文的写作频率提高到五日一文、三日一文,最终演进到「日课一文」。
士人的家庭教育特别重视写作而严格执行日课一文。道光状元林召棠曾说其父的督促「及作文之法…命立案头,援笔涂乙…必令日课一文」。清代进士毛际可也是因为父亲的「日课子为文」而快速进步。
翁同龢描述过他日课一文的劳动强度:咸丰五年,翁同龢二十六、七岁,时任实录馆校对,馆事繁剧,晚上回家还要秉烛理案牍,直到漏三下,「乃入室披书,或课一文,或习书,久而安之,不以为倦也。」到咸丰六年,大考迫近,翁同龢加紧写作的练习,坚持「日课一文」的高强度自我训练,在当年考中状元。
日课一文清代盛行之后,也渐渐出圈,成为士人是否能在长时间坚持自律自学精进的标准。
清代名将蒋益澧在功成名就之后,蒋氏抱憾年少失学,于是折节读书, 「日课一文」,最终做到 「词义卓然」。进士徐文表 「年逾五十,日课一篇,病甚不少休」。
小结
日课一诗始发于情,日课一文始发于练,贵在持之以恒,计日程功,以锤炼写作,历经千年,成为中国文人学士的共通写作习惯。
日课一卡结合日课一诗与日课一文的优点,鼓励从养成最小写作习惯开始,日日不断,水滴石穿,精进修行。
P.S. 本文是「日课一卡训练营」参考资料。
————
天下事有所激有所逼,而成者居半。何妨坚苦磨练,从善如流。
陈素封 谨上
本文使用🍅卡片创作法写成,本邮件每周一与周四发送,🍉免费订阅
Did you enjoy this issue? Yes No
笨方法实验室
笨方法实验室 @feat

《笨方法实验室来信》,给你一份做事更健康更长久的检查清单。

In order to unsubscribe, click here.
If you were forwarded this newsletter and you like it, you can subscribe here.
Created with Revue by Twitter.
笨方法实验室官网:www.HardWayLab.com